财经人物 font color=990000全景财经宽频人物专访之大成精选基金经理曹雄

2018-03-26作者:佚名来源:加拿大pc蛋蛋99预测|加拿大pc28预测神测网|加拿大pc28开奖结果|加拿大幸运28预测次阅读

  北京大学金融学硕士,先后就职于招商证券,鹏华基金管理公司,景顺长城基金管理公司,2004年出任大成蓝筹稳健证券投资基金经理助理,2006年1月16日出任大成精选基金经理.

  做股票,我们要把握好的是全世界的经济的发展方向,中国的经济发展方向,和中国的消费者的这种,就是产业结构的调整

  七点四十肯定到办公室,八点四十上班,我早上会看 所有的资料,拿来看,准备今天的操作。

  在我没有当基金经理的时候,每天回家都开开心心的,我记得当完三个月的时候,大概到五六月份的时候,我太太就跟我说,现在我都不用去看指数,每天晚上一回家我就知道今天股票涨了还是跌了。

  2006年,中国股市一路走牛,投资江湖一时间热闹无比。此时此刻,作为投资界的精英阶层,基金经理们自然备受关注。曹雄飞,大成精选基金的基金经理,2006年1月上任,不到半年,他已经成为这批人当中的佼佼者了。根据基金知名评价机构晨星公司的所做的排名,2006年5月,大成精选的投资业绩一度占据了股票型基金排行榜的第一。此后,大成精选在84只股票型基金中排名基本稳居前十,而在2005年,大成精选表现平平

  我跟人家讲运气好、运气好,但其实就是说,还是自己的判断是对的,这是第一。其实运气是给一个有准备的人来的,你没有准备,你再有运气也没用。我们认为2006年是一个非常好的市场。我们当时觉得2006年股票市场应该涨15%。没有一个人相信,都觉得我们疯狂啊。说你明年要做10%,你把所有的股票给我卖掉,你把10%的回报给我就可以了。这是当时,我们最大的几个投资者跟我们讲的话。

  大成精选是一只小盘基金,规模只有4个多亿,船小好掉头。基于对今年牛市行情的判断,初次上任的曹雄飞在接手大成精选之后,立刻摆开阵势,很快就把基金原来的组合中防守型的组合换成进攻型的组合,并且调高了基金的仓位。

  在1300点之后,当时有一次过不了1300,市场一路跌,跌得非常快,有一次跌3%,后来一直击穿1200了,到了1187,那个时候是很恐慌,我就是在那一次恐慌里面的话,把仓位换得非常积极,调进来的比如说包括云南白药、振华港机、海油工程,我是认为这个应该是持续上涨的,符合中国经济发展方向的。那么包括调进来的双汇、山西汾酒,这些股票都是差不多,我现在回头看,都是涨到两到三倍,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面,至少也涨了一倍,是在我接手之后。

  所以二季度的时候,到了5月份的时候,有几个礼拜就排名到整个市场的第一名了,二季度整个基金净值涨了30%左右吧。

  2006年6年6月7日开始,市场在经过一波急剧的拉升之后,在获利盘的打压下,两个星期之内,暴跌了两百个点。这时候,市场开始恐慌,

  曹雄飞:我那个时候仓位基本上没有动,而且我其实来说的话,是把结构做了调整,我在下一周市场启动的时候,我拿到的筹码是进攻性更强的。

  曹雄飞:我觉得很简单,是一个很好的市场,因为市场在整个的上半年涨了那么多的时候,很多股票我是买不进来的,我很看好,但涨得太快,或者它已经涨到50%、100%了,那一次的调整,200多个点,在两个礼拜之内的调整,很多股票、很优质的股票跌了40%以上,甚至跌50%以上。所以在那样的话,对我来说,我又以非常适合的价格,而且能够拿到量,我可以在一个价位拿足我想要的量,同时我的成本还很低,所以做这种调整,这种振荡的时候,如果你是很有信心的,你的下一轮起来,你跑赢别人的概率就更大。

  曹雄飞:我记得,包括比如说盐湖钾肥,那一波跌下来也跌了40%左右,我觉得那么好的股票怎么会跌这么大的幅度?对我来说,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好不容易这么好的股票有人卖出来了,给我了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买得最多的股票是沈阳机床,沪东重机,那个时候差不多都跌了30%、40%,那么包括中联重科,跌到了8块多钱,我是8、9块钱开始买的,现在是14块钱。那我觉得就是说,那一类股票被市场,因为某些情绪性的东西抛出来的时候是我买入的最好时机,所以在那一波起来的时候的话,我其实是在机械板块买了二十个点的仓位进来,那些股票我在一开始是买不进来的,包括广船国际。

  第一我认为它是牛市;第二,有一些行业是中国在未来十年里面可能都是成长最好的行业。

  曹雄飞:包括比如说造船,就是说全球的产业的转移,整个制造业的转移,装备制造、军工,那么从目前,从过去一年以来的国际政治形势来看,以及从中国的这种综合国力的角度来看,那么包括全球的下一轮的军备竞赛,包括我们中国综合国力提升以后,对于军事实力能力强,所以我相信军工这样一个,或者说军事工业、军事装备业,应该有一个五到十年的全球的景气,而不止是中国的景气。当然,中国的这个景气里面可能增长速度比全球其他国家还要再高,所以当时我是非常强烈看好的。从我接手之后,我对军工的配置就一直这样做,包括比如说我们在买酒的时候,买酒的股票的时候,大家其实在过去几年里面,大家买的是高档酒的股票,上市公司,而没有买低等酒的股票,开始也是一个消费升级,酒本身,你说500块钱和600块钱,和400块钱的差异,我相信喝酒的人没有多少人能品出来。

  就是做股票,我们要把握好的是全世界的经济的发展方向,中国的经济发展方向,和中国的消费者的这种,就是产业结构的调整,包括比如说十年之前没有人会去买中国的机床,我们中国企业都不用中国的机床,那么我们都拼命地进口,那么现在也有国家的政策扶持,另外一块,中国的机床行业也成长了,所以我们看到过去一两年里面,包括沈阳机床、包括秦川发展,包括一些机床制造业,包括我们设备制造的中集、振华,都被市场追捧,或者说这些股票,确实是它本身业绩也在大幅地增长,因为它在全球都已经很有影响力了,它的产品不止是被中国的企业接受了,它也在世界被其他的企业接受,那么这个就是一个发展方向。我们就应该是中长期的持有这样一些股票。

  曹雄飞的基金经理生涯一开始就顺风顺水,不过在面对市场的时候,没有人不犯错误。2006年第二季度的一次换仓,令曹雄飞懊悔不已。因为对市场有些看淡,他把进攻性品种换入了防守性的品种,并且调低了仓位。这一变动,对后来基金净值的影响足足有6个点之多。

  然后市场那个时候很悲观,又有宏观调控,又有房地产调控,上海又抓了一堆人,那个时候我就,市场非常的,那个时候市场有恐慌,然后我自己也受到一点影响,而且周围的人都是觉得这个市场不行了。所以,就是说既然你已经把那个方向看得那么对了,或者说你已经坚信这个方向了,你不应该做这种犹豫,或者做这种,你可以去做一点适当的调整,但是不应该做那么大幅度的调整,当时做的幅度有点太大了。

  曹雄飞:我想我的组合,如果进攻性如果在七月份之前如果是100的话,我那个时候的进攻性已经调到60左右,把很多我非常看好的股票,减掉之后换成了我非常不看好的股票,其实我是非常非常不看好那些股票的。

  曹雄飞:比如说消费、医药、包括比如说军工、新能源,包括比如说奥运概念,都会是涨得非常的好,而且是可以持续的一些热点,而且这些行业、这些公司也都有一定的支撑,它不像有一些股票,炒一个概念,很短期就完了,没有一直升,所以在那个时候,关于这个方面做的调整太大了

  其实奥运板块在那一段时间里面差不多涨了50%,军工涨了50%,所以这种股票就不应该做减持,或者说我可以做波段,不应该做减持。而且你一旦做完减持之后,你就会有一个心理障碍。

  其实在投资、在金融行为学里面就是一个自我强化的提升,你是满仓的时候,你这个人的心态会很好,你会一直看市场是一个涨的时段,或者是一个牛市,既使是调整你也认为是牛市的调整,可是如果你的仓位降下来,你拿的全是防守性的股票,你永远是一种思维方式,你觉得这个市场走得太快,这个市场应该有很多股票要调整,你自己的那一块不涨的股票应该有补涨的机会,但实际上牛市里面,包括去看日本的市场,包括看台湾的市场,包括看美国的市场,如果是一个中长期的牛市的话,有些股票是永远远远落后于整个市场,落后于其他的板块行业,这件事很清楚的。

  曹雄飞:我觉得第一还是我的市场结构的调整,第二块是说,二季度和三季度没涨的那些股票,其实在九月份的时候表现很好,包括消费的股票,对吧?因为它已经那么长时间没涨了,它又是一个很好的资产,那我觉它迟早会涨,相当于刚才我们谈到的,比如说你在里面趴着、等着,因为这股票不可能天天涨的,所有的股票都是这样,不可能天天涨,那么涨过一个阶段它可能会有一些问题,要等下一次,比如说业绩再出乎预期的高,然后经营状况更加好转,更加出乎意料,或者说它还有一些事件性的推动因素,然后使得这个股价再上一个台阶,我会等这个台阶。其实九月份我很多股票等到了下一个台阶,它一个多两个月都没有涨的股票,在九月份,最后一两个礼拜涨了20%、30%的,是很多的。

  曹雄飞:其实我觉得,对,是一个偶然,所以我后来我自己做基金,如果你认定是一个长期的市场的时候,我一般不做仓位,因为做仓位经常都要错。第一,你不知道今天是不是最高位,你有可能减完又涨到15%,你那时候很恐慌的,虽然你最终认为市场会跌下来,最终市场也跌下来了,可是在那一两个礼拜里面,你是心理压力非常大的,而有那种心理压力你经常会做错。

  基金经理一般都有名校毕业的背景,曹雄飞也不例外.他1989年考入北京大学数学系,后来还念了北大的金融系研究生. 不过,起初曹雄飞并不愿意上北大.

  我当时第一志愿就是西工大而且当时我的考分 西工大要了我 五年学费全免 那当时对农村小孩来说 哇 那是天大的一个东西啊 然后我接到西工大的通知之后呢 我去找我们校长 当年在 陕西的招生办设在我们那里头我就找我们校长让我们校长去做工作 我说赶快把我的档案撤回来 把我的档案再给西工大我去西工大上学结果呢我那校长赶紧去找人啦 没撤下来 只好去了北大 跑到北京去了 哇 为了去北京啊 我那帮亲戚啊 恨不得把我给打死啊

  借了好多钱 全是借的我自己的所有学费都是借的 包括我五年上学 我都是什么国家贷款啦 助学 又是助学金 有是国家贷款 又是自己打工 搞了五年

  研究生毕业之后,曹雄飞进入招商证券公司,从选择做证券这个行业开始,曹雄飞的梦想就是做一个基金经理。2000年7月曹雄飞来到鹏华基金,开始从事宏观经济和投资策略的研究,并在以后的岁月里,不断雕琢他的投资艺术,2006年,当他担任大成基金经理的时候,他已经能够把对宏观经济的理解,熟练地运用到他的投资上了。

  曹雄飞:对,在整个的过去的六七年里面,只要有券商来推荐,不管这个行业跟我有关没关,我都会去听。我觉得其实,有时候你这个人做了那么多年的准备工作,它总有一天运气会掉到你的头上来,对不对。

  我只是提前了三天知道我要做基金经理,公司通知我,你要做这个基金经理了,礼拜一你就接手,礼拜五晚上、礼拜六晚上,礼拜五晚上还是礼拜六晚上通知我。

  我最大的感觉是说,我就傻眼了,怎么这么紧的时间突然某间要去接一个基金经理,要去管那么多的钱,去运作,而且那个时候我对很多行业并不是那么的了解,尤其落实到那些行业的个股的时候。

  曹雄飞:是我一直想当,可能真的到这个来了,他中间没有给我一个时间,他没有给那么长的时间我去适应。

  曹雄飞:我觉得这个就是说,一个人总得对自己有信心吧,而且这个行业,我等了那么长的时间等到这个机会了,我想我都积累这么多年了,我觉得至少到我自己可以,就是说你自己可以突然间有一笔钱,让你来实现自己的想法,那个时候我其实是很激动的,虽然我不知道这钱到底该怎么投。就是当时,因为你没有那么多的股票的积累,但是我当时知道,给我钱了,我可以照着自己的想法来管理这个资金了,其实是很冲动的,那个时候,所以我是很快地就照着自己的想法把钱拨下去,把资产组合做一个调整。

  记者:您作为股票的投资者,具体的你能不能举个例子,比如说你看好哪个行业,对这个行业是怎么配置的?然后下一步怎么去判断?

  比如药,那药里面的话,因为国家在过去两年里面,因为药价高这个事情的话,国家一直对医药行业有调控。那最简单,药的行业我非常的看好,可是,因为国家政策变动,所以我的药的行业的配置一直是比较轻的,我配的是什么呢?配的是说,像品牌中药,这是国家扶持的,虽然我们整个在调控医药行业,可是,同样在调控医药行业的情况下,我们国家在扶持我们的中国中药的品牌。所以,我对药的主要是配的白药,这就是举一个例子,我觉得我要配的是中药品牌,然后我找我的研究员,他就给我两个股票,一个是云南白药,一个是片仔癀。

  曹雄飞:对,我要配中药,你给我两个股票,然后他给我两个股票,我选了一个,选了云南白药,而且一直把它拿到我的前十大重仓里面,从我接手一直到现在,都在我的前十大重仓里面。

  包括比如说我在配到酒的时候,我就想得很明白,我要配高档白酒。第二块红酒,红酒,我们一直在,大家带讲,在担心,就是说白酒本身对健康的,所谓的对健康的影响,那我想的话,除非你喝了多才有影响,如果你是每天只喝一杯,也没什么影响,可是因为大家有担心,对,所以的话,我在白酒的时候,我就想得很明白,我配的话就是茅台,就是汾酒,就是五粮液这样一些高档白酒。那么然后我觉得红酒是全世界的一个大趋势,随着中国的这种消费和我们全球化的过程,中国人也会日益接触、喜欢红酒的消费,所以张裕就一直在我的前十大股票里面,我一直配进来。但是红酒当然也有很多股票,对我来说,我觉得就张裕最好,可能在下一个阶段另外也有股票很好,但是对我来说,我能看清楚的是张裕,我就一直把它配到重仓。

  曹雄飞:对,有它的比如说管理团队,它的管理层的激励,它一直的销售状况,和它的毛利率的稳定,这些指标都是动态观测,那么我觉得从各种指标来看,我觉得张裕是我拿的红酒里面,我认为是一个核心的品种,当然红酒可能过个一段时间,我也可能会再配置其他一些从原来做得不太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的企业,但是我一定会把张裕拿在手里面。

  曹雄飞:我想我的投资方式,其实到目前为止,我的收益的70%,就是我的精力用的70%是用在了自上而下做配置,因为我原来做宏观、做策略,然后做行业的分析、做行业的比较,那么我的70%的精力还是放在了自上而下的研究上,和自上而下的资产配置上,那么剩下来的30%,我放在了某几个行业的密切研究上,当然我的下一个阶段可能还是在增加一些行业的研究,那么我在其他我不熟悉的一些领域里面,我是交给专家去做。

  我相信这种是一个最佳的搭配,没有一个人在这个市场是有五六千支股票的时候,比如说是五年之后,还能够把每家公司都看完,还能够把握得那么好。

  曹雄飞的投资风格比较激进,反映在他平时的投资上就是几乎每天都有交易。他喜欢紧贴着市场,观察市场的气氛,判断市场的热点,不断地捕捉市场机会。

  我是属于那种比较Radical,就是比较激进的那种,我希望看到的事情是每天都动的,每天都在动的,那我就凭着自己能力去捕捉机会的人。所以如果在市场好的时候,就是很多机会出现了,那我的原则是说,如果有一线的机会出现,而且我认为这确实是个机会的时候,我一定会看,如果那个短线都走不动的时候我会换过来。

  曹雄飞:10%的仓位吧,就是说如果三个亿的资金的话,我一天做了三千多万的操作,资金量的操作,很少超过这个,超过这个我觉得确实有点疯狂。

  曹雄飞:肯定是很辛苦的,我觉得做基金经理这个工作本来就这样,我选择了这个工作,对不对,既然你选择这种生活方式了,那我觉得很开心,如果今天我一天不做操作,其实我觉得很难受你知道吗,因为每天,就算市场是个熊市的时候,每天市场上都有一些小机会的,可能这个机会,我也不能说,也抓不住,我最后做了操作也可能做错了,可是你会,像我这种操作风格的人的话,我都会有心理压力,本来这个钱你可以赚到的,你没赚到,所以我一直属于这种,就是说我每天都会很辛苦地去看各种报告,我收市之后去开这种会,晚上看各种报告,早晨起来,我一般是七点半之前肯定到办公室,七点四十肯定到办公室,八点四十上班,我早上会看所有的资料,拿来看,准备今天的操作。因为我的,比如说当天的操作,可能有20、30%是根据盘面做的,大部分是根据头一天晚上和第二天早晨起来看资料来做判断,今天哪个股票要做操作,哪个不做操作。当然有时候交易开盘之后会有一些临时性的机会,那我也会,有时候我参与,有时候根本就不参与,因为这不是你想清楚的,不在你的计划之中的,但是一般来说,我头一天晚上都会做好我第二天的操作计划,然后第二天早晨再来看一看这个操作计划到底怎么样。

  曹雄飞:这个我觉得是一个动态,对我来说,比如说在二季度的时候,我和我们另外一个基金经理,我们俩人就开始研究连锁的酒店和连锁的医药零售,我们当时觉得这个板块机会要来了,有可能。但那个时候市场没任何人研究,没有出过研究报告,那个时候我们俩人看好,我们俩人就开始慢慢买,开始慢慢买,那个时候是买了还亏了很多钱,慢慢慢慢买、慢慢慢慢买。但是我们坚信,这个行业的机会很快会来临的,所以我们俩人在这个板块上的配置得非常重要,包括这个业内,包括在我们公司内部,那么我们那个景博这个基金,在医药连锁里面现在应该有10个点左右的权重。那是常人无法理解的,但是我们俩人认为这个行业一定会有大机会。事实证明,在过去一个多两个礼拜里面,我们拿的那几个股票都涨了30%以上,可能我们在里面呆了一个月,这个东西你可以称为所谓的埋伏,但是我觉得,你这种埋伏其实是你基于对这个东西的判断。我们一直在买,我们每天都观察这个盘面,比如说今天我们感觉到市场气氛在转,券商也开始出研究报告了,然后大家也开始调高研究预测了,然后这个板块开始有明显的资金介入,那么在那个时候的话,我本来准备今天只买十万股的,我可能临时就决定把它买成五十万股。

  买股票还比较容易做决定,卖股票最难做,因为一般来说你需要在上涨过程里面卖,在下跌的过程里面卖股票是很痛苦的一件事。

  曹雄飞:对,你要开始减仓,所以经常情况下,对我来说,我的简单的做法就是说,我觉得它开始已经接近我的心理价位了,目标价位了,我就开始每天卖,但我绝对不会一天卖完,比如说今天卖了5%,就是说我的那个持仓的5%、10%,它越高,我每天卖得越多,卖完之后它要再涨我也没办法,那就随它去吧。

  我觉得 其实你想明白了就是说 你不可能每一笔钱你都赚得到 不可能每次你都跑赢别人 不可能你每一笔都做对 如果你有这种心态 就相当于 你在最高位卖掉股票 最底位买进股票

  如果你有这种想法你就不会在意那些事情 跌停有什么关系啊 我今儿这个股票跌停 明天还有另外一个股票跌停呢 他今天跌停明天可能就涨停了对不对 而且我有那么大的资金 这一个点的跌停死不了人的 出不了那么大问题的 我总有我要能够做好的话我能扳回来的 怕什么呢

  上大学 大学毕业的时候我觉得一个月有500块钱的工资啊 我就烧高香了 我这一辈子就这么着了 当时确实我大学毕业的时候 青岛开发区党组委来找我 跟我签了协议说 小曹你去我们那 你的工资是我们当地员工的两倍哇800块钱 当时我觉得好高啊 跟他签了 直接开始说了 但是当时有一个协议 一旦我考上研究生我就放弃 所以我后来考上研究生了 然后我就留在北大上研究生了 后来上研究生的时候我就说什么时候我能挣完50万 如果我有50万 我就把工作辞了回北大 教书去 再找一个高校教书 我觉得人其实是一个修正 的过程

  等我到50万我觉得 50万也太少了 也就刚够买一套房 现在房子比50万贵多了啥都搞不了 我觉得其实我这个人 我就说呢 能满足生活需要就可以 因为我本来也花不了多少钱我太太也花不了多少钱 我太太也属于不修边幅的人 跟我一样

  在我没有当基金经理的时候,每天回家都开开心心的,当了基金经理之后,我记得当完三个月的时候,大概到五六月份的时候,我太太就跟我说,现在我都不用去看指数,每天晚上一回家我就知道今天股票涨了还是跌了。

  曹雄飞:不用看脸色了,就是说话的口气,她说你说一句话,说完之后我就知道今天股票是跌了还是涨了,你的基金净值是涨了还是跌了。

  大成精选基金经理曹雄飞:牛市中成长股空间更大(12-04 10:39)

  大成精选基金经理曹雄飞展示投资领悟:修正中回归(12-04 05:58)

  大成精选增值基金经理曹雄飞:蓝筹和成长都有机会(11-27 05:12)

  大成曹雄飞:中行上市成分水岭 上升周期已来临(07-17 01:49)

  大成曹雄飞:中行上市成分水岭 上升周期已来临(07-17 01:49)

  大成基金管理公司固定收益投资小组:三剑合一中流击水(07-22 06:26)

  大成基金管理公司固定收益投资小组:三剑合一中流击水(07-22 06:26)

凡本站注明“本站”或“投稿”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于本站或投稿人,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本站已授权使用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某某站”并附上链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关键词: 财经人物专访

随机推荐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